2017年5月25日 星期四

綜述:中國火線回應穆迪調降中國評級 指其高估困難低估改革能力

評析:之如在前一篇相關評論中提到的,若穆迪在早些時候調降中國信評,那還比較說得過去,現在才降,怎麼看都是政治意圖!

說債的問題,不論政府負債、地方債到企業債,美國都比中國嚴重好幾倍!說經濟成長率或經濟展望,中國更是比美國好上一大截。而且之如中國政府所說的,中國這幾年在大力做經濟結構的調整與改革,經濟成長率的下滑與此有不小關係,例如降低對出口的依賴,去槓桿化,淘汰低附加價值、高污染的產業,提升高附加價值的服務業佔比...這些都得犧牲一部分的GDP,但就長遠而言,絕對對經濟是正面影響,穆迪顯然故意忽略這些重要的經濟改革。

過去就說過,這些年來美國三大信評機構早已淪為美國政府的打手,政治考量遠遠超過經濟現實面,尤其對中國與歐洲,更是毫不手軟,對美國自己的種種問題卻是視而不見!!也好在大家已逐漸了解真相,越來越不受這些信評機構的操弄!!

綜述:中國火線回應穆迪調降中國評級 指其高估困難低估改革能力
路透社2017年 5月 24日 星期三 15:50 BJT


路透北京5月24日 - 國際評級機構穆迪調降中國評等引燃市場擔憂,導致包括中國股市和人民幣在內的亞洲股匯市紛紛走軟。中國財政部隨後火線回應,從中國經濟前景、政府直接債務水平、政府或有債務法律界定等方面分別予以批駁;其後國家發改委也跟進回應稱,中國降槓桿工作成效顯現,債務風險安全可控。

在中國今年金融監管重拳不斷,股市、債市均慘淡,且4月宏觀經濟數據多未能延續一季度飄紅勢頭,境外機構對中國經濟看空憂慮升溫之際,中國官方的火線回應無疑也是宏觀調控中對預期管理更加重視的體現。

「此次穆迪下調我國主權信用評級,是基於『順周級』的不恰當方法,其關於中國實體經濟債務規模將快速增長、相關改革措施難見成效、政府將繼續通過刺激政策維持經濟增速等觀點,在一定程度上高估了中國經濟面臨的困難,低估了中國政府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適度擴大總需求的能力。」中國財政部稱。

財政部並稱,新預算法實施後,中國政府債務規模增長勢頭得到有效控制,未來債務規模將保持合理增長,2018-2020年政府債務風險指標與2016年相比不會發生大的變化。

國家發改委則指出,中國降槓桿工作成效顯現,目前總槓桿率水平居中且正趨於穩定,企業槓桿率開始下降,企業債務風險總體安全可控,而且降低企業槓桿率的各項措施如債轉股等,均不會增大銀行風險。

穆迪稍早宣佈下調中國長期本幣和外幣發行人評級,從Aa3下調至A1,並將評級展望從負面調整為穩定。此次評級下調反映了穆迪預計未來幾年中國的財政實力會受到一定程度的損害,經濟體系整體債務將隨著潛在增長的放緩而繼續上升。

穆迪主權風險部高級副總裁Marie Diron隨後並表示,穆迪沒有重新考慮中國評等的具體時間表。

此消息打壓市場人氣,導致對中國消息敏感的澳元兌美元最多下跌0.3%至0.7452美元;亞洲貨幣亦普遍走軟,菲律賓披索跌幅居新興亞幣之首,跌幅為0.3%;印尼盧比和泰銖亦下跌。MSCI明晟亞太地區(除日本)指數一度跌約0.3%,未受美股隔夜微幅上漲提振;最新報下滑0.12%。

中國國內金融市場方面,人民幣兌美元即期盤中最低觸及6.8949元人民幣,滬綜指.SSEC一度跌逾1.2%;不過之後市場情緒逐漸平復,目前人民幣報6.8893元,滬綜指收盤翻紅,微漲0.06%至3,063.79點。

今年3月下旬,另一家國際評級機構惠譽預測來年中國經濟的桿桿將繼續上升,不過預期升速將放緩,並稱中國經濟目前有「強勁動能」,致力於維持當前的經濟增速將增加金融風險。

**針鋒相對做回應**

縱觀以往,每逢中國經濟數據遜於預期,就不時會有境外投行或研究機構唱空中國經濟的聲音出現。今年似乎亦然。

而本月稍早出爐的4月宏觀數據顯示,中國4月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6.5%,1-4月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8.9%,增速皆遜於市場預期,顯示經濟穩中稍緩。結合此前先行數據PMI和各項高頻數據,證實中國經濟二季度以來增勢確已較首季減弱,市場多認為邊際放緩已在意料之中。

穆迪認為,中國當前進行的改革不足以迅速產生影響來遏制經濟槓桿率上升和經濟增長放緩共同對信用實力的損害。迄今落實的主要措施對可預見的未來生產率和資本配置效率僅會造成有限的影響。並預計未來五年中國經濟的潛在增速將降至接近5%。

對此,中國財政部回應稱,今年以來,中國經濟仍然延續了去年下半年以來穩中向好的發展態勢,一季度GDP增長6.9%,同比加快0.2個百分點,主要經濟指標增長好於預期,經濟結構持續優化。

中國經濟「開門紅」充分顯示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效果正在不斷顯現。隨著「放管服」改革等一系列重大政府措施落地見效,國企、財稅、金融、價格等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改革持續深化,「一帶一路」建設紮實推進,新動能培育與傳統動能改造提升協同發力,中國經濟有望繼續保持平穩較快增長。

在經濟穩中向好的同時,中國降槓桿亦成效顯現,企業槓桿率開始下降。國家發改委透露,2017年3月末,中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資產負債率同比下降0.7個百分點,企業微觀層面的槓桿率也呈下降趨勢。

根據國際清算銀行(BIS)的最新數據,中國2016年三季度末非金融企業槓桿率為166.2%,較上季度末下降0.6個百分點,這是中國非金融企業槓桿率連續19個季度上升後的首次下降。

深度分析 更多

焦点:OPEC与非OPEC产油国举行非正式磋商 以确定新的减产行动
《路透晚报》--5月24日
**債務風險可控**

防範金融風險無疑是今年中國金融監管的重點。在財政收支壓力加大的大環境下,穩經濟擴投資仍是中國宏觀調控的首選,也讓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再趨活躍,加之政府力推的PPP規模不斷擴大,均讓外界擔心這些可能帶來的潛在債務風險會因中國維穩的政治需要,最終不得不由中央政府埋單。

穆迪預計未來幾年中國經濟體系整體槓桿率將進一步上升。由於經濟強勁增長對政策刺激的依賴性加大,債務上升將侵蝕中國的信用指標。

穆迪也預計政府的間接債務和或有負債將會增長。穆迪估測2016年政策性銀行的貸款餘額和地方政府融資平台 (平台公司) 的未償債券餘額在2015年GDP中的佔比合計增長了6.2%,高於上年的5.5%。除了平台公司的投資之外,其他國企投資顯著增長。

穆迪預計到2018年和2020年中國政府的直接債務將逐漸升至GDP的40%和接近45%。對此中國財政部稱,2016年中國政府債務的負債率(債務餘額/GDP)為36.7%,低於歐盟60%的警戒線,2018-2020年中國政府債務風險指標與2016年相比不會發生大的變化。

針對穆迪認為,除了政府直接債務,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國有企業等債務水平持續增長會增加政府或有債務的看法,中國財政部指出,穆迪這一觀點說明一些國際機構對中國法律制度規定缺乏必要的瞭解。

關於或有債務範圍問題,中國法律已經作出明確規定,中國地方政府或有債務依法是指地方政府為使用外國政府或國際經濟組織貸款進行轉貸的擔保債務,除此以外不存在任何其他或有債務。

另一方面,對於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國有企業等債務與政府債務之間的關係,中國相關法律制度也已經作出了明確規定。不論是中央國有企業、還是地方國有企業(包括融資平台公司),其舉借的債務依法均不屬於政府債務,應由國有企業負責償還,地方政府不承擔償還責任;地方政府作為出資人,在出資範圍內對國有企業承擔責任。

「綜合上述法律規定,穆迪所謂的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國有企業等債務水平持續增長會增加政府或有債務的說法,是根本不成立的。」財政部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